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拔管杀妻男子称自己坐两年牢已经受到惩罚

发布时间:2019-11-09 17:41:01

拔管杀妻男子称自己坐两年牢已经受到惩罚

文裕章:我只想去看她,如果做手术会什么样。她下午做手术,我去看她,看出来会怎么样,结果我下午过去的时候,她手术还没结束,然后想起医生跟我说的这些,还有我父亲的经历,这促使我……

南都:你现在想想,当时自己是一种什么决定?

文裕章:当时确实没有想到后果,也没有顾及到她家里人的感受。

南都:但是你和医生抢夺了十分钟,整整十分钟啊,你一直在坚持不给她插上呼吸管。这十分钟里,你在想什么?

文裕章:我先进去,我就跟她按摩手,跟她聊天,说话,刺激她。我没有任何的预谋,想到就做了……事情不是发生在你的身上。可是说发生在我身上,我自己是承受不了的。为什么,有些人遇到问题为什么要跳楼,为什么要自杀,难道别人做的行为也是理智吗,不愚蠢吗?

南都:但是这个跟自杀和跳楼不是一回事,自杀是结束自己的生命,而现在,你亲手结束了一个人,而且是你说你深爱的人。今天我和我所有的女性朋友都在讨论,结果是一百个女人,都不能接受,她们不能够接受的不是不能接受这方式,而是仅仅只有7天,你就用这种方式来了结,如果是7年甚至7个月,她们都能够谅解你。

文裕章:我明白你的意思……可以说,我只想她能够带着完整的身体离开,如果真的不可逆转,何必再去受这个苦,已经没得救了,医生都说了的。如果一个事情是不可逆转的,明明是失败的,你为什么还要继续做?

南都:对。你可以拒绝,可以不做,但你为什么要用那种别人都不能理解和接受的方式做?

文裕章:可以说我当时,我一直都没有放弃过,我……

一审公平?我已经在里面坐了两年牢

南都:现在外界给你的这么多的谴责也好,压力也好,你怎么看?

文裕章:确实,想自己做错了,做错了事情,就该勇敢地去承担,犯多大的错,就该承担多大的。

南都:你在看守所里长期等待判决的日子里,有想过自己会因判杀人罪偿命吗?

文裕章:那时确实没有这么想,因为我相信法律,我还是相信,我犯了多大的罪,就有多大,我问心无愧。

南都:你觉得现在判决是合理的吗?

文裕章:我说了,犯了多大的错,就该承担多大的后果,我相信法律。

南都:那一刻,真的就没有想过自己在法律上应该承担什么后果吗?而且你是学法学的。

文裕章:我没去想这些,如果我有真的考虑的话,我会这么做吗?

南都:那你觉得现在法律的一审宣判对你来说,这个结果是相对公平的吗?

文裕章:相信法院是经过……经过很谨慎的讨论才得出这个结果,经过很多很多次会议,讨论。你也知道,这个事情也……

南都:引起了很大的舆论反响。

文裕章:所以法院作出这个判决时很谨慎的。

南都:你接受这个结果?

文裕章:接受。

南都:你岳母抗诉,你觉得他们会原谅你吗?我今天中午跟他们打过,他们说不会原谅你的。从内心来讲,你对他们的感情是什么,毕竟你的妻子是他们的女儿,过去也是你的亲人。

文裕章:不管他们怎么去看我也好,反正现在我老婆不在了,如果她担心以后的生活会过得不好,我可以保证让她放心。如果她愿意的话,可以跟我一起住,我愿意照顾她,照顾她在人生的最后一段,让她在物质上得到温暖。

南都:你埋怨他们这样对你吗?

文裕章:我能理解他们的感受。

南都:他们的抗诉和经济诉讼你怎么看?

文裕章:其实我是做错了,我还是希望他们能够原谅我,我已经在里面坐了两年牢。就算不为我,也为两个孩子着想。

南都:你希望他们能放下这个仇恨是不是?

文裕章:这样又何苦呢,对吗?

南都:你觉得你的妻子,在天堂,她会愿意看到这些吗?

文裕章:对。肯定是不愿意的……

南都:你觉得你自己已经受到惩罚吗,包括你的良心,包括你的道德,精神的压力和心智的?

文裕章:我觉得已经受到惩罚。不只是我受到惩罚,我还牵连到我的家人,他们一样受着罪,受着苦。

南都:这件事,给我的感受就是,这不是一个成熟的人做出来的,其实你明明可以知道后果的,可是你这样做了,事实上,你自己能对自己做一个解释吗?

文裕章:虽然我是学法律,但是我承受不了这件事实。

南都:就是在你当时看来,你觉得这是唯一的解决方式吗?

文裕章:没有说这是唯一解决方式,只是我当时冲动,不理性做出这样一个决定。

南都:你当时看来,这是一种你所认为的解脱方式?

文裕章:没有说认为这是一种解脱方式,只是我的冲动,我不愿意看到她再受这样的苦,想她完完整整有尊严地离开。

南都:那你宁可轻易结束她的生命?

文裕章:当时我就没有想得太细,如果想到太细我也不会这么做。

南都:现在,你还会想起当时的情景吗?

文裕章:想啊,每天都在想。

南都:你愿意想吗?

文裕章:轮不到你愿不愿意,脑子就是老有这个情景。

南都:你想逃避这些吗?

文裕章:事实上,由不得你不想。

南都:当时那种情景,会在你脑子里一遍一遍回放吗?

文裕章:过去了就让它过去,现在还要面对未来,还有很多事需要面对。

南都:这是你告诉自己的,但是你真的做得到吗,就是你不去想?

文裕章:不想肯定做不到,但我尽量做了,因为如果经常这样想这个事,人是不会前进,不会进步的。

南都:现在能克服吗?

文裕章:现在克服不了(流泪)。

南都:现在你背负着很大的舆论压力,你以这种方式成名,以这种方式为世人所知。我不知道这些你怎么看,包括你自己的人生完完全全被改变了。

文裕章:是呀,其实我都没为我自己想什么,我现在只为我的子女,和我家里人感到痛苦。因为在这两年,真正面对社会的是我家里人和小孩。我能感受得到他们受到的压力,我像个乌龟一样,缩在壳里面。

南都:你能理解外人的这种看法吗?

文裕章:我能理解。

南都:你的家人,他们问过你吗,当时为什么这么做吗,我相信他们最初,也不会相信你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民生救助
银川互联网
心情随笔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