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荣光之心 第十九章 岩锤

发布时间:2020-01-16 19:16:57

荣光之心 第十九章 岩锤

“靠!你他妈的有毒啊!你从哪整来这么多花岗岩蟞?”唐锐逸快要被气疯了,本来一切都好好的,一看到鬼鬼祟祟的魔吉布恩他就知道大事不妙,果然不出所料,忽然间无数的花岗岩蟞从四面八方涌来!

连绑在树上的马都被吃的一干二净,要不是神锋有“听音术”见机不妙赶紧招呼大家逃跑,可能现在他连命都没了。

“我也不知道啊!它们突然就冒出来了!”魔吉布恩哭丧着脸,一脸委屈的说。

“前面好像有人,要不我们让他们帮我们挡一下枪。”卢兰科累得舌头都吐出来了,他穿着是十几公斤的重甲,要不是体力好早就累趴下来。

“没办法了,只能这样了。”唐锐逸当机立断,埋头一个远距离冲锋,在沙地上划出了了一条长长的弧线撞塌一根石柱。

没想到后面的虫潮见状居然也跟着钻入地底,猛地俯冲了一大段距离。

这下唐锐逸彻底无语了,一把扯着魔吉布恩的衣领:“你到底干了什么,这些畜生怎么和见了爹妈似穷追不舍!”

“我没干什么啊!我就好奇拿了颗白石头?”

“白石头?拿出来给我瞧瞧。”

闻言魔吉布恩贼眉鼠眼地从口袋里拿出一枚椭圆形的白色蛋状物。

“你你你,这是蛋啊!”用膝盖想唐锐逸也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啊,那怎么办。”魔吉布恩也呆住了,不由得六神无主地大喊起来。

“你傻啊!摔破了怎么办?”唐锐逸手忙脚乱地接过蛋,事到如今只能这样了,他猛地刹住了脚步,将蛋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地上,然后退几步紧张地面对着疯狂嘶吼着的虫潮。

虫潮在距离他们不到二十米的距离猛然停住了,从里面钻出了一个巨大的虫子,侦查术显示不出属性,不用说,又是个头目怪。

大虫子愤怒地挥舞着巨大的鳌,像是在控诉着偷蛋贼的无耻行径。

唐锐逸艰难地噎了口吐沫,缓缓发动驯兽术,顿时一丝若有若无的精神丝线将他和大虫子联系在一起。

“无耻的人类!你居然敢偷窃伟大的岩锤·落瓦的子嗣。”一个无比粗犷沙哑的声音传入唐锐逸的脑海,吓了他一跳。

半天他才回过神来,试探着问:“请问您就是花岗岩蟞的首领吗?”

“废话,难不成我还能是你爸爸啊?”面前的这个大虫子非常人性化的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被一只畜生占了便宜,唐锐逸却没有丝毫恼火,他笑嘻嘻地说:“那个不好意思啊,我这个手下有些调皮,您看事情都这样了,我把蛋还给您,您能不能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

“不行,绝对不行!”唐锐逸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岩锤粗暴地打断了,它张牙舞爪地跺了跺地,咆哮道:“卑微的人类,你们偷了东西还想一走了之,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眼看岩锤的态度如此强硬,唐锐逸的笑容也有些僵硬了,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逼我用大招啊!

只见原本满脸掐媚的唐锐逸忽然猛地前冲一步,动用剑胆琴心把潘神祭祀的气息释放出了,同时劈头盖脸就是一阵骂:“你个黑不溜秋的蠢蛋!还不睁大眼睛看看我究竟是谁?”

岩锤直接就被骂懵了,身为一族首领,谁见了它不是客客气气的?哪里受过如此屈辱?刚要大发雷霆,忽然感受到了什么气息顿时脸色大变,结结巴巴地道:“您,您是潘神的使者?”

“哼,知道就好。”唐锐逸冷哼一声,完全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其实心底已经在暗暗叫苦了,没想到剑胆琴心到了中级以后居然要花费魔力才能维持,而且要的量还不少,才这么一会儿他蓝就空了一半。

……

同一时间,古树神庙里。

还在苦恼如何神龛的潘神,忽然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奇怪?难道是那几个老不死的在咒我?没道理啊,他们怎么知道我复活了?”

……

岩锤犹豫的眼神看着众人,片刻后才下定决心:“算了,今天看在潘神的面子上,我饶你们一命,不过如果还在再犯,谁的面子我也不会给。”

“好,伟大的岩石之王落瓦,您的慷慨令我敬佩。”唐锐逸礼貌的微微颔首,最后还不忘暗捧了一下,极大地满足了岩锤的虚荣心。

说实话,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岩锤自己也有些打退堂鼓了,毕竟这里可不是大沼泽,而是那些沙漠蝎子的地盘,万一真把那些疯子吸引过来就算是它也吃不了兜着走。

岩锤把地上的蛋小心翼翼地夹起来放到头顶,晃了晃大鳌,最后愤恨的看了一眼魔吉布恩,再瞧了瞧附近干燥的环境,最终缓缓褪去。

唐锐逸默默站在原地注视远方,宛如一尊沙雕,直到最后一只花岗岩蟞消失在茫茫黄沙中,紧绷的神经一送,他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靠!差点没把我累死!总算是把这傻大个忽悠住了。”

“那是那是,也不看看我们的国王陛下是什么人!”劫后余生,魔吉布恩还不忘上来拍两句马屁。

“去你的,你瞧瞧你干的好事,这下没有马了,我们靠什么赶路?”

抓耳挠腮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这时候魔吉布恩眼睛一亮,指着沙丘那边一群呆若木鸡的人:“我们可以去强他们的!”

唐锐逸恨铁不成钢地锤了锤胸口:“哎,说了多少次了,我们是文明人,怎么能用抢这个词呢?太野蛮太残暴了!”

说完他拍了拍卢兰科的肩膀说:“去,很那边的朋友‘借’点坐骑来,好吗?记得有礼貌些,相信这些沙漠朋友一定会慷慨解囊的。”他特意强调了“借”字,吐字发音很重。

“嘿嘿嘿,遵命。”卢兰科拍拍屁股上的沙子举起斧子,狞笑着朝着还在发呆的骑手们走去。

沙丘的另一边,原本已经绝望的萨洛克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天啊!

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

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沼泽魔虫集体出动!

更加令人震惊他居然看到一个年轻人不知道使了什么巫术,让这些每一只实力都能媲美帝国骑士的魔虫心甘情愿地褪去。

刹那间……他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但很快他就发现不知自己,周围的人同样也沉浸在震惊中,甚至有的人已经跪拜在地上拼命高呼着神明万岁!额头被磨破血流不止也无知无觉!

天长市天长街道城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清华大学医院
沧州妇科医院
济宁癫痫病专科医院
威海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