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山海画妖师 第九十七章 为何忠心

发布时间:2020-01-16 21:12:39

山海画妖师 第九十七章 为何忠心

冰封的山谷连绵起伏,这里是秦轩画中天本命拟界中的一处地方,原本属于药膳兔,又因为孤山寒姬的到来而拓展的更为广阔,而在某座山谷上,有一处朴素的柴扉茅屋,屋子里盘坐着个女子,正是孤山寒姬。

冰蓝色的刀刃放在她的膝上,此时的孤山寒姬双目紧闭,似在感悟,又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小雪仙大人来抓大鱼了!’

曾几何时,在她的家乡有一条冻结的河,河下面有冰肌雪骨的冻底鱼。

‘小雪仙可是特地准备了鱼竿,这次一定会把你钓起来的!’娇小的小姑娘穿着白色的如同云朵般的棉袄,在冰河上费劲千辛万苦,打出了一个洞:‘天下雪了,河结冰了,小雪仙要在河面上打窟窿,钓大鱼。’

然后,小雪仙与大鱼搏斗,拿出了吃奶的劲,但最后,却反而被大鱼给抓进去了,若非是雪女,可以冻结身边的水珠,她可能要感冒了。

‘太可恶了,臭鱼,臭鱼!就会欺负小雪仙的臭鱼!’

从水窟窿里爬出来后,小雪仙与大鱼,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最后气鼓鼓的转身离去:‘给小雪仙大人记住,小雪仙以后一定会把你钓起来的!’

之后,描写孤独回家的小雪仙,她没有钓到鱼,所以只能饿肚子,但小雪仙却很乐观、开朗:‘没有抓到鱼,小雪仙今天又要饿肚子了,但小雪仙已经是大人,大人才不怕饿肚子呢!’而小雪仙的房子,也只是个一个由白雪堆砌而成的雪屋,虽然简单,但却十分的暖和,小小的雪屋,小小的雪仙,生活在这个冰冷、孤独、一望无际的雪原上,过着简单,却又平静的日子。

然而没过多久,一群人类出现在了这漫天飞雪的世界里,他们穿着暖和的裘装,有着奇特的追踪术,很久便发现了小雪仙的踪迹,并找到了又在冰窟窿上钓鱼的她。

‘你们干什么?’

那一双双的手,那一对对充满贪婪和欲望的眼睛,小雪仙不断的挣扎,因为那灼热的手而痛苦的叫喊着:‘小雪仙又没做错,为什么要欺负小雪仙,小雪仙不跟你们玩了,小雪仙要回家。。。’

在痛苦和恐惧中,小雪仙爆发出了强大的妖力,伤到了这些人,也是从那时候起,她就没有再过上安定的日子。

每天都在逃跑,每晚都会被噩梦惊醒,无数次,当她因为生死搏杀,奄奄一息的倒在雪地上,看着那落下的雪花,她都会想:‘天又下雪了,河又结冰了,小雪仙又可以在河面上大窟窿,钓大鱼了。’

‘跑啊,快跑!’

‘快跑啊,小雪仙快点跑啊!’

直至今日,孤山寒姬都还记得那一天,雪女族的某个小村落里,一群人类突然降临,大肆捕捉、杀害雪女,她的亲人、玩伴,都在那一天,永远的离开了她,而造成的这一切的,那个罪魁祸首,早已死去,但他得到子嗣,他的血脉却留了下来,有句话,就血债血偿。

“嗯!”

刀禅中的孤山寒姬眉头一皱,握着刀的手更是越发的用力,突然,刀出鞘,整座冰雪山谷也在这一刀下,被看成了两段,这朴素,甚至显得简陋的茅草屋里,只留下了一个不断喘着粗气的孤山寒姬。

“你,很愤怒?”

“我不应该愤怒吗?”孤山寒姬没有藏着掖着,直言道:“是画妖师杀光了我的族人,杀了我的母亲、姐妹,还有所有的朋友,甚至连我自己都因为画妖师的追杀,九死一生!!”

“这样的人,我不应该去恨吗?!”

药膳兔依旧是那双毫无灵气的眸子,手中则拿着个不知名的毒草,最终更是咀嚼不断:“不,你应该,而且理所当然应该去恨。”

“既然如此,”孤山寒姬凝视着药膳兔:“你是要来杀我吗?”

“杀你,”药膳兔纵身一跃,跳到了冰床上,以此跟盘坐着的孤山寒姬平视:“为什么?”

“我是个不安定因素,而你,却摆明了不是只食草动物。”明明是只兔子,却比什么怪物都可怕,孤山寒姬无法忘记药膳兔给她的感觉,那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绝对超越不了的差距:“我可是知道的,画妖师与本命的关系,如果你对他说一句,他会毫不犹豫的杀我!”

秦轩很稚嫩,他自己也知道,而秦轩却不是个刚愎自用的人,他知道自己的不足,知道自己很傻很天真,所以秦轩会选择听取貘梦的意见,会让药膳兔来指挥和布局,如果药膳兔说孤山寒姬很危险,留着是个祸害,要么卖掉,要么就直接杀。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孤山寒姬已经成了秦轩的眷族,而只要画妖师没死,眷族契约是无法改变的,这就意味着认主的孤山寒姬没有交易的机会。

要么留,要么杀,就这么简单。

秦轩的缺点很多,可他的优点也不少,其中就有一个,那就是信任,而秦轩最信任的,或者说唯一信任的,只有药膳兔。

药膳兔是秦轩的本命,两者的关系比什么都亲密,秦轩甚至能够无时无刻的感受到药膳兔的心声,知道她的想法,反之亦然,所以两人在思想上是完全统一的,药膳兔永远不会害秦轩,她永远都在为了秦轩的利益而战,甚至连存在的意义,都是为了秦轩,没有了秦轩,药膳兔也会立刻自杀,绝不犹豫。

所以,在秦轩家,真正有发言权的其实不是秦轩,秦轩也不从觉得自己有多厉害,能够看穿人心,亦或是很有战斗天赋,但他会用人,知道该相信谁,又该,抛弃谁。

“对,如果你真的有问题,我会毫不犹豫的送你去死,”药膳兔平静的吃着新拿出来的毒果,说:“你的确很有天赋,十分罕见,有你加入,阿轩便是得到了一员大将,可如果你有二心,那我不可能放任一个祸害留在阿轩身边,再好的刀若是对准了自己的主人,那它一样要被毁掉。”

“呼~~~你动手吧。”孤山寒姬没有拔刀,甚至没有选择反抗,因为她知道自己打不过药膳兔,更何况眷族契约摆在这里,如果寒姬背叛,那她根本无需抵抗,只要秦轩摧毁了她的根源,寒姬也就废了,直接就会重伤,连反抗的机会都不会再有。

“我还是相信你的。”

“什么?”孤山寒姬没想到药膳兔竟然会这么说。

“你的心思,很难猜吗?”药膳兔随手将剩下的果子丢进了嘴里,边吃边说:“你拼死都要活下去,这份信念,到底是为了什么,人都孤山寒姬与别的雪女不同,能够进化成孤山寒姬的雪女族,必定抱着坚定无比的信念,为了活下去吗?凡活物都有求生的信念,可这岂非人人都能成就强者了?”

“雪女族!”药膳兔:“你是为了雪女族而活着的,为了复兴雪女族,或者说拯救你的同胞,你拼了命的想要藏起来,并积蓄力量。”

孤山寒姬惊讶的看着药膳兔,她知道药膳兔很聪明,能够无数次看穿她的底细和心思,孤山寒姬就意识到药膳兔的可怕,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连这些孤山寒姬藏在最心底的东西,都给翻出来了。

“天地间有无数的山海兽,各有各的极限,当年的寒荒女王也不过6阶荒兽,而你却有6星半的潜力,他日晋升传说中的山海兽,也尤为可知,而传说中的山海兽便是画妖师都要礼让三分。”药膳兔:”所以你要努力的活着,活到自己成为突破7阶的那一天,也只有到那个时候,你才能拯救雪女一族,因为画妖师绝对不会为了几近灭绝的雪女们,去与一个传说级别的强者为敌,所以他们必然会选择改变,而有了传说的雪女族,也可以从此不再被人欺凌。”

“对,”孤山寒姬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我的确是这么计划的。”

“但你失败了!”

孤山寒姬没有反驳,因为她已经输了,被秦轩所抓,就意味着她的积蓄力量的计划,直接宣告破产。

上海中大医院预约电话
重庆华肤医院地址在哪
贵州癫痫哪个医院好
深圳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枣庄治疗男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