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怒剑龙吟第一百三十四章未知惊喜

发布时间:2020-01-24 21:34:44

怒剑龙吟 第一百三十四章 未知惊喜

面对风韧的刻意隐瞒,风恒也不愿继续追问,他只是缓缓说道:“恐怕,这和你第一天在帝国学院能够击溃五长老之事也有联系吧?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再问了。只是,希望你能够正确地去选择该做之事,切勿贪图一时的爽而误入歧途。”

“受教了。”风韧拱手说道。

风恒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后一卷,前面也说了,是关于你参加内院选拔之时可能遇到的棘手对手。不过,恐怕规则将有些变动……”

于是,风恒简明扼要地将直接晋级内院之事以及学院争霸赛预备队的事情部说了一遍,而且也表明了自己希望风韧参与的态度。至于风欣紫之事,从头到尾部被风恒省略了。就连她这位生母都能够忍住相见不见之苦,风恒当舅舅的还有什么好说的。

风韧静静地听完后,略作沉思。随后他抬起左手抚摸着自己下巴笑道:“这个老狐狸,竟然下了个这么大的套让我钻进去。不过,倒也在某薪面合了我的心意。能够有足够数量的对手交战,还有什么比这个能够锤炼实战经验的?”

“你同意便好。”风恒淡然一笑,却是没有将他和诸葛天策的某些见不光的勾当说出来。

“对了,我本身和五皇子有约定这个周末去他的角斗场出战的。不过就凭我现在这个样子,恐怕是不行了。拒绝之事,还要劳烦风掌教了。毕竟,我是为了帮苍宇教才负伤的”风韧随即将手上的一个麻烦抛给了风恒,还说得大言不惭,言词确确。

风恒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也罢,这点小事,也不麻烦。只是,你上次不是说愿意加入苍宇教吗?怎么才做了一件事情就开始抱怨了?”

风韧耸了耸肩说道:“加入之事作罢。我突然觉得就现在这样的同盟关系已经很不错了。终究,我还是不喜欢背后有什么形的枷锁在束缚着自己的自由。”

“凭你自愿,苍宇教一向不强迫别人。”

话虽如此,风恒还在心中暗暗感叹道:其实,你已经被某些东西束缚住了,只是自己还没有意识到罢了。

风韧将卷轴重卷起,尽数收入到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中。临末,他突然问向风恒:“晓璇现在怎么样了?”

“还能怎样,依旧……”

风恒话还没有说完,门外就响起一阵叩问声。

“什么事?”风恒直接大声喝问。

“报告掌教,那位女孩醒了。”

顿时,风韧脸色一变,一阵惊喜涌上眉梢。报告中所说的女孩,基本上应该是霍晓璇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风韧突然觉得自己的运气似乎好得有些过分了。

“也许,是她感受到了了你的呼唤吧。”风恒也趁机调侃了一句,不过他心中突然想到些什么,却没有直接说出口来。

而风韧压根就没去听风恒究竟说了些什么,火急火燎的他已经撞门而出,朝着那个为熟悉不过的房间飞奔而去。看着他如同浮光掠影的样子,任谁也不会想到这竟然是一个重伤未愈之人。

距离心中所期盼的位置越来越近之时,风韧也不知为什么心中反而涌起了一丝莫名的恐惧感,也许是害怕这好不容易等到的一切化为一场美梦成空的泡影。

脚下一扭,透支了体力的风韧在距离那扇房门不足十米之时竟然失足摔倒在地。右手活动不便的他想要挣扎地站起来,却震惊地发现自己身体中遍布着虚空力。之前的过分挥肆,此刻尽数涌现代价。

不行,还不能在这里倒下!风韧咬紧牙关,竟然单手撑地向前爬去。等待了许久,终于能够面临那个温暖的时刻,没有任何理由就这样放弃。

恍惚间,一只洁白的小手伸到了风韧的面前,他抬头望去,自己近这段时间朝思暮想的那抹笑容重浮现在眼前。顿时间,风韧觉得,已经错过了往昔的自己必须用尽余生去弥补身前的女孩。

突然间也不知是哪里涌起的一丝力量,风韧左掌猛然一拍地面,整个人瞬间站了起来。他身躯前倾一把抱住了霍晓璇的身体,双眼中似乎有温暖的液体在流动,眼前一片朦胧。

“小哥哥,你终于来看晓璇了。”

“嗯,是啊――等下,你叫我什么?”风韧突然反应过来,似乎霍晓璇刚才说的有些怪异。

一个不好的念头迅速从风韧的脑海中闪过,此时的他绝对想对着苍天咆哮:这他妈算什么神展开啊!

一声叹息从背后传来,风恒的声音随后而至:“果然,我的担忧是正确的。年份不够的赤叶幽魂花确实中和了霍晓璇体内阻塞的一部分力量,但是法彻底清除。而她的生理机能上,本能地为了保护自己而进入了一个神奇的状态,自我封闭。现在的霍晓璇,恐怕记忆和感官行事方面上都和七八岁的孝疑。甚至,还要不如。”

同样有着类似猜想的风韧沉声说道:“解决途径呢?”

“药效不够,自然要彻底贯彻才行。足够年份的赤叶幽魂花即可。不过,恐怕这次我们的时间紧了。现在霍晓璇体内的状态,很可能比初之时还要危急。原本疏散在经脉各处的力量,此时恐怕已经聚拢在一块。”风恒终于还是决定就爱那个实情告诉风韧。

“你直接告诉我,剩下的时间还有多少便是了。”风韧不想知道原因,他只想了解到解决的可能与时限。

“原本能够撑上一年,现在多六个月。”

风韧点了点头说道:“早知道,那次就不该尝试着用药。都怪我……”

依旧被风韧抱在怀里的霍晓璇抬起头,满脸疑惑地问道:“小哥哥,你们究竟在说些什么啊?怎么晓璇部都听不懂呢?”

温柔地摸了摸霍晓璇的脑袋,风韧微笑着说道:“没什么,听不懂忘记便是了。你只需要去记住那些自己感到愉的事情就够了。”

“嗯。”霍晓璇一脸兴奋。

风恒看到这个场景也意识到了自己继续呆下去有些多余,他咳嗽了几声说道:“药的事情,我回去想办法弄,不过究竟能不能整到就不清楚。之前的这段时间内,凭借着苍宇教的情报系统竟然都一所获……”

风韧摇手示意风恒需继续说下去,他心中已经有了几丝打算。之前他肯同意去参加学院争霸赛的原因之一,其实是因为这一届的举办地点放在了北庭。而赤叶幽魂花的场地之一,便有北庭。

这一次,风韧的目标很明确,借着参加学院争霸赛之途前往北庭,然后力去搜索赤叶幽魂话的下落。至于比赛,他可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一定要出席的必要。本身,他的参赛身份就是预备队,说难听点就是旁观者,多一个少一个所谓。

风恒的退去就在眨眼之间,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就如同他来时一般悄声息。而依旧拥抱着霍晓璇的风韧却在此刻再次感觉到了体内腾起的阵阵空虚力,他不由自主颤抖着的双腿几乎就要站不稳了。

而霍晓璇也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对劲,她觉得似乎风韧的体重开始渐渐向她身上倾倒过来。不过好在她那与身形不符的怪力依旧保留着,双手抵着风韧的胸膛轻轻一扶,竟然就将其稳住了。

“小哥哥,你怎么了,看上去脸色不对啊。”霍晓璇看着面如金纸的风韧疑惑地问道。

风韧强撑着浑身的不适装成若其事的样子说道:“没事,就是有些累了,我们到里面去坐会吧。”

“嗯,好的。你说什么便是什么。”此时的霍晓璇自然看不出什么异常。

后退一步离开了风韧怀抱,霍晓璇绕到他身旁扶着他一步步走向房间,小脸上法抑制的喜悦一直在欢地跃动着。

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风韧心中一阵感叹,从此刻霍晓璇的反应我就能够感觉出当初的那个小女孩对于自己曾经许下的约定是何等的在意,也不知道当年的失约究竟让她承受到了多大的失望。

恍惚间,一个奇异的想法在风韧心中浮现,令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难不成,这是上天刻意交在他手中的一个弥补过去的机会?

一脸愉悦的霍晓璇自然没有注意到风韧脸上不断变化的神情,她现在心中想的只有接下来究竟要怎样痛地玩上一回。对于记忆和头脑都回到了八岁之时的她来说,心中为重要的就只有当初在丛林深处的不顾一切拦下猛兽的那人,以及他许下终将再见的诺言。

房间里,霍晓璇坐在床上两条腿并在一起不断地在半空中椅着。在她的对面,自然是强撑着不倒下去的风韧。二人四目相对,竟然一时间谁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终,还是风韧打破了沉默,他实在想知道目前的霍晓璇究竟是什么状况:“晓璇,你现在几岁了?”

这个问法,看似幼稚,倒也为直接。

霍晓璇扳着手指头数了一会儿,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一脸疑惑地说道:“咦?为什么我突然算不清楚了?好像自己只有七八岁,又好像已经十五六岁了……”

看着霍晓璇紧蹙眉头的样子,风韧连忙制止了她继续想下去。很明显,目前的霍晓璇记忆并不是完丢失,而是处于了一个较为混乱的状态。

“那么,我们这是第几次见面了呢?”风韧换了一个问题,继续旁击侧敲。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天台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益阳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玉林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台州男科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