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极品相师 314 偷鸡不成

发布时间:2019-09-25 18:28:21

极品相师 314 偷鸡不成

唐振东带着徐月婵在百货大楼又逛了一会,给徐月婵从上到下全部都配齐了。【文字

两人刚付完账,准备离开,就被四五个小混混拦住,“美女,别走啊,知道不知道买完衣服要跟我们报告的?”

“买衣服跟你们报告什么?”

“百货大楼这一带是我罩着的,你知道不知道?”

唐振东一扬眉,“你罩着?现在电灯泡早就不用灯罩了,你又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为的那个混混一听唐振东的话,顿时火冒三丈,“**,你他妈是什么玩意,敢这么跟爷爷説话,是不要命了是吧?”

唐振东虽然从事风水相师这一行当以来,脾气变好了不少,但是即使是变好了不少,那也不是个老好人性格,想当年自己十八岁在监狱就打出一片天下,现在过了八年,这些人真把自己当成善男信女了?是人不是人都敢来骂自己?

有些人在社会上混,是动口不动手,一动手就怂。有些人在社会上混,是动手不动口,一言不合,拳脚伺候。

唐振东显然是后者在向前者转变中,不过他本质上还是能动手不动口的性子。见这几个混混敢挑战自己,唐振东抡起巴掌,啪的一声,甩到一个,然后就手又是一反手,啪的又一声,又甩倒一个。还有两个,唐振东一把抓起两人的领口,一只胳膊举起一个,把两人都给举了起来。

“大哥,饶命啊,饶命。”两个被唐振东举起的**喊。

只有被举起来的人,才会深切的感到被人单手举起时候的滋味,那种恐怖感就好像面对着一脚能够碾死自己的大象一般无力。

“刚刚你説什么来着?”唐振东举起两人后,面色如常,神态轻松,仿佛他举起的两人不是一百多斤的成年人,而是个十斤八斤的假人似的。

“大哥,我错了,刚刚我都是放屁,您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哈哈哈哈,好。”唐振东刚要随手把两人扔出去的当口,就传来一声大喊,“住手!”

唐振东一看,七八个警察鱼贯而来,为的正是自己的老熟人,城南分局局长董爱国。

董爱国其实来了能有两分钟了,他一直躲在人群后仔细观察,他必须先确定唐振东是否是跟另外一个女人逛街,而且还给这女人买了不少好看的衣服,并且董爱国是个精细人,他还特意问了现场的目击者,他们确定是这两人是男女朋友关系,董爱国才敢现身。

董爱国见了唐振东,面色突然变的严肃非常,“放手,公共场合,不准行凶!”

董爱国义正言辞,满脸正气,唐振东看着董爱国拙劣的表演,笑了,“这不是董局吗?有何指教?”

唐振东顺手把举起的两个人扔了出去,“嘭,嘭”两声,两人落在地上,疼的哇哇直叫。

董爱国先看看唐振东,然后又看看唐振东身旁的徐月婵,最后又看了看被扔在地上的两个混混,才道,“我们这是个法制社会,不是你能够随便行凶的社会,抓起来带走。”

董爱国手一挥,手下人一拥而上,就要把唐振东带走。

徐月婵虽然不怎么通人情世故,但是她却并不傻,她也知道唐振东这次如果被带走,恐怕自己想见他一面就难了,再説了,自己把唐振东视为一生的爱人,肯定不能见爱人受难而置之不理,这就是敢爱敢恨的苗寨女子的爱情观。

徐月婵一闪身,拦住董爱国带来的手下,董爱国其实现在是巴不得把事情闹大,越是闹大,他就越是得意,最好事情是把唐振东和这个女的都给牵扯进去,那样,即使是于市长也不好意思插手,因为自己的准女婿公然在外面勾搭女人,于市长丢得起这人吗?

董爱国嘿嘿一笑,“怎么,你还想袭警?”

在徐月婵的心中,根本就没有袭警一説,她所在的苗寨是自治,自己管理自己,根本就不用听政府的,族治大于法制,袭警?算怎么一回事?

“你们不能带他走。”徐月婵的话斩钉截铁,不容一丝商量。

“怎么?为什么不能带他走?”董爱国意在激怒徐月婵,让她和唐振东两人做出更过激的举动,这样,他才好打的唐振东不能翻身。

“我説不能就不能。”徐月婵这个苗疆圣女虽然手下没有一个兵,但是説出去的话却好像是帝王的圣旨一般,让人毋庸置疑。

“哈哈,笑话,我们头dǐng国徽,行使的是国家赋予我们惩恶扬善的权力,你説不能就不能?你算哪根葱,带走!”

“我看谁敢。”

徐月婵説完这句话,人就如凌波仙子一般,刷刷刷刷的给了冲上来的四个警察,一人来了这么一下子,当场倒地了两个,另外两个也是疼的呲牙咧嘴。

“袭警,袭警。”董爱国当场就拔出了枪,他手下的一个大队长见局长拔了枪,他也是拽枪在手,一起瞄准了徐月婵。

唐振东见董爱国动了枪,他也不敢掉以轻心,从后面一拖徐月婵,“小心。”

徐月婵别人的话不听,就听唐振东的话,他一见唐振东拽自己衣服后角,她马上闪到唐振东身后。

“董局长,谁规定你可以在公共场合拔枪的?”唐振东虽然表面不慌不忙,但是却把全部精神都高度凝聚起来,因为枪的威力太大,他不敢有丝毫的忽视。

“有人敢公然拘捕,那我为了维护社会安定,就会义不容辞的开枪

极品相师  314 偷鸡不成

。”董爱国説的义正词严,仿佛自己真是维护社会稳定的卫士一般。

“啊呸,你可以来抓我,我又没有拘捕。”唐振东把双手并列,伸了过去。唐振东有唐振东的考虑,他是不得不这么做,因为这是大庭广众,他不能公然杀死董爱国,虽然唐振东很想亲手结果这个把自己送进监狱八年的人,但是这绝对不是个合适的场合。

董爱国见唐振东真的伸出了手,他一挥手,后面就上来两个警察,给唐振东拷上铐子,另一个还要给徐月婵拷铐子,不过唐振东一伸手拦住这个警察,“这是****,你确定你不怕激起****?”

唐振东俯在徐月婵耳边説,“一会趁乱你赶紧走,去报社找清影姐姐。”

徐月婵对唐振东一向深信不疑,她diǎndiǎn头,应道,“好。”

董爱国一摆手,“不用拷铐子,直接带回去询问一下。”董爱国是个稳重人,他听唐振东説的有道理,如果证明没事,那自己不过是例行询问。如果有事,回去再铐起来也不晚。

董爱国一挥手,“收队。”有一个警察搀扶着刚刚被徐月婵打倒的两个警察,就要往回走。

唐振东被拷上了铐子,和徐月婵一起被夹在这些警察的中间,唐振东轻轻一碰徐月婵,徐月婵马上心领神会,身形一闪,顿时一个滑步,滑出了警察的包围,然后手一抓商场装修新年垂下的塑料藤蔓,一个梯云纵,手脚并用,迅的攀上二楼,动作快的,让董爱国一行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徐月婵已经上了二楼。

看到这个场景的服务员,都怀疑是自己眼花了,更有甚者以为这是不是拍电影?为什么自己没有得到拍电影的通知?

徐月婵的体态轻盈,轻身功夫一流,能不借助任何助力跳出十几米远,整个人轻飘飘的仿佛丝毫不着力,而且动作还非常快,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跑了,跑了,赶紧追!”董爱国看到徐月婵跳上了二楼,他根本就来不及感叹徐月婵的轻身功夫,就急忙大喊追赶。

徐月婵在二楼不锈钢栏杆处站定,身形飘飘,仿佛仙子,二楼卖场的服务员都以为眼前怎么突然多了个模特,而且还是站立在光溜溜的栏杆上,这多危险啊!

“危险,下来!”有人看到徐月婵的惊险动作,都大呼危险,让她赶紧下来。

徐月婵丝毫没有因为众人的惊声尖叫而有丝毫的颤抖,脚步依旧稳定的站在栏杆上,她看了唐振东一眼,接受到唐振东给她的那个赶紧按我説的去找人的眼神后,身子一晃,迅的消失在二楼卖场。

“追呀,笨蛋。”董爱国在下面大喊,他虽然不认为追到徐月婵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他的目的也只是弄唐振东而已,不过警察的职业告诉他,眼前的事情一定是有古怪的,如果不把这个女人追回来,有可能就有坏事的可能。

等董爱国的人,慌慌张张的找到电梯,三步并作两步的上了楼,警察就现,二楼早就恢复了平静,哪里还有徐月婵的影子?

董爱国气的捶胸顿足,后悔不该没把徐月婵铐起来,不过今天自己是要整唐振东,跑了个小虾米,也无伤大雅,只要有赵军那群人的人证,然后再加上这么多人的人证,寻衅滋事和袭警的罪名是跑不了的。

等等,袭警好像不是唐振东干的,董爱国终于想起自己的遗漏在哪里了。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文字,您的最佳选择![觀看本書最新章節請搜索13*看*書*網//\.無彈窗閱讀]//亲!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还请记住本站帮忙宣传下哦!本站哦!

淮安治疗宫颈炎方法
淮安治疗宫颈炎费用
淮安治疗宫颈炎医院
淮安治疗卵巢炎方法
淮安治疗卵巢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