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微软的救赎 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发布时间:2019-12-04 01:03:43

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高帅富微软为什么要死要活要娶下垂的诺基亚?须知,成熟的上市公司只朝豆蔻小萝莉下手的,最不济也得是美娇娘。这是一拍脑门的决定?还是不娶不行的迫不得已?或者干脆就是鲍尔默老夫聊发少年狂——反正都快退了,用七十亿美元搏一把明天?

除了拍脑门,其他兼而有之。七分迫不得已,两分赌徒心态,还有一分对撼苹果的信心。

微软是个大家伙,有十几个营收超过10亿美元的业务。包括Windows、Office、XBOX等等等等。其中超过一百亿美元营收的项目有三个,Windows、Office、XBOX,它们是微软的核心业务,也是知名度最广的三项业务。其他业务虽然体量不小,却只是美女衣橱里的齐逼透视裙,锦上添花还行,中流砥柱就力有未逮了。

三项核心业务当中,Windows是当之无愧的老大。偏偏Windows情况最不妙。2013财年第四季度,OEM收入下降了15%。更揪心的是,这不是正常的市场震荡,这个季度低了,下个季度就涨回来。地球人正在抛弃PC。

微软没有选择,只能坚强的接受这个事实:地球人正在转向平板、智能手机。微软接受了这个事实,面对了这个事实,它现在要做的是超越这个事实。

如何超越?拥抱互联网貌似是最佳选择。小米冠盖满京华,HTC斯人独憔悴,非死不可风风火火,戴尔闹腾着私有化。

可是,拥抱互联网真的是最佳选择吗?是,也不是。拥抱互联网就像一条很高端的透视裙,资本市场尤其待见,只要穿得好,身价飙升不可少。可不是所有公司都能穿上这条裙子。刘亦菲能穿透视裙,林志玲能穿透视裙,大明湖畔的容嬷嬷就不能穿透视裙(奇怪,我为什么要加上大明湖畔这个定语),姜文和刘德华也不能穿。不是所有人都能穿透视裙,由此及彼,不是所有公司都能拥抱互联网,他们没有互联网DNA。微软也没有。所以,它不能穿互联网这条透视裙。

于是乎,鲍尔默想到了转基因。方舟子在微博上说转基因好,转基因妙,转基因呱呱叫。崔永元不屑一顾奈何嘴皮子不够薄只会说你忽悠你接着忽悠。一年多以前的鲍尔默直接瘸了。一朝顿悟似的一拍大腿,要相信科学,要想相信政府,我们转基因!就不信生不出软硬兼施的孩子!!于是,微软开始着手转基因。

2012年10月26日,微软转基因尝试的第一个孩子剪掉了脐带,Surface来到这个世界上。

微软想的很多。Surface如果成了,大批用户导入应用商店。用户多了,win生态就活了:用户多,消费者众,消费者众,则开发者飞蛾扑火,飞蛾扑火之势一成,则用户愈多,消费者愈众,遂得良性循环,WP活矣。尔后,PC、平板、手机三位一体,一统江湖,千秋万代。直到现在,我依然认为这是一个很有想法的想法。短时间内,WP不可能帮助微软打开局面。想要打开局面只有另辟蹊径。平板是最好的切入点,也是唯一的切入点。尽管ipad正在日出东方唯我不败,但是其他人都是虾兵蟹将,没什么竞争力。加之,ipad出现几年了,难免有失去新鲜感的嫌疑。

微软想的也很好,平板注入PC属性。一方面,娱乐办公二合一是一个不错的炒作概念,能忽悠一批消费者。另一方面,目标客户范围更广阔,向上能照顾到商业人群,向下囊括个人客户。鲍尔默一度觉得Surface就是老娘和老婆综合体——没办法,父母就是中意自家孩子——综合了两种女人的优点,老婆像老娘那样忍着他让着他惯着他,老娘像老婆那样与时俱进,交流不存在代沟。可惜,消费者不这么看(我个人觉得surface如同达文西的发明),加上坑爹的售价,结果……结果不说也罢。

微软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自己真的想多了。

Surface败了,但是win生态这条路还要走下去。即便是那美克星人都知道,生态是现在,是未来,丢不得。丢了生态,WP、平板就会彻底失守,三位一体构想必然败走麦城,windows前景更加不妙——谷歌可是有操作系统的。当谷歌在智能手机和平板获得成功之后,会不会向PC渗透?wintel联盟?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谷歌宣布安卓支持X86构架,就是明确一个态度,我们和英特尔勾搭到一起了。

微软只能在智能手机上做文章了。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在价格上谈不拢,而现在价格不再是障碍的原因。微软原来觉得,surface成功了,win生态改变,改善,改观。届时,HTC、三星、华为等等纷纷来投,备胎一朝功德圆满,诺基亚就会变得不那么重要。然后,Surface跪了,于是,微软黄粱一梦一场空,诺基亚水到渠成的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诺基亚用了一个粗鄙的阳谋: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开发安卓手机——你要是不娶,我就就嫁给谷歌。85%的市场在我手心里攥着呢,不怕你不就范。

[page] 微软只能就范。互联网大幕开启之后,微软错过了一连串24K的业务,搜索,社交……鲍尔默的所作所为比卧底还卧底,卧底还要抓住一个两个来撇清自己,鲍尔默全都放走了。而今,微软手里只剩下一个生态。生态的希望落到了诺基亚身上。

可是,苹果和三星太强大了,微软有机会吗?有的。消费市场是最难触摸到关键点的,如同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男女,强如教主也有成打的失败经历,弱如某某也有成功的经历。伸手的次数多了,总有瞎猫碰到死耗子的时候。说不定微软的某个产品就大卖几亿,让男人卖肾,让女人卖身。然后,WP的市场占有率从4%一下子冲到44%。翻身农奴把歌唱。

支持微软的信心还有一个因素:苹果的创新DNA正在消失。按说,一个公司的基因不会单纯的因为CEO离去而消失,惯性的力量是巨大的。但是,在上帝把乔布斯这个妖孽收走以后,库克船长掌舵以来,一连串的人离开了。

*在苹果工作8年后,苹果产品高级总监SimonPrakash于今年初加入GoogleX部门,负责GoogleX相关绝密项目。

*苹果硬件工程副总裁DavidTupman于去年年底离开苹果,目前不知在何处就职,Tupman之前一直负责iPhone和iPod的硬件工程部门。

*负责苹果产品安全的副总裁JohnTheriault于去年11月离开苹果,目前是一位自由职业者,提供咨询服务。

*Siri创始人兼CEODagKittlaus在苹果iPhoneApp运营部门担任两年总监后,现在家带孩子陪家人。

*苹果零售店设计师RonJohnson于去年11月份离开苹果,目前担任JCPenney的CEO,他的离去被认为是苹果的一巨大损失。

*继RonJohnson离开苹果去JCPenney后,另一位工作了8年的负责零售店设计的高级总监BenjaminFay也离开苹果加入JCPenney。

*苹果iAd部门负责人AndyMiller在乔布斯第二次病假后离开,目前以合伙人身份加入一家风险投资公司。

*去年3月份,负责Mac软件工程的高级副总裁BertrandSerlet离开苹果,他同时是MacOSX的灵魂人物,他与乔布斯在NeXT和苹果共事多年。

*负责苹果设计的总监SarahBrody也在乔布斯第二次病假后离开苹果,目前担任PayPal全球设计副总裁,离开前在苹果工作了7年。

*担任苹果iCloud高级产品经理的JohnHerbold在去年6月份离开苹果,加入了一家健康领域的创业公司,他于2006年作为一位实习生,很快就担任了iCloud的高级产品经理。

对于一家公司而言,人才是DNA。苹果正在失去DNA,正在变得平庸,变得和传统的大企业没什么不同。消费者要什么,他就给什么。它已经和诺基亚站到了同一条起跑线上。

再补充一点:苹果发布了新品。新品完全领会了“科技以换壳为本”,汲取了“智能手机拍照最重要”。这两条是诺基亚的看家本领。值得大书特书的指纹按键(关于这一点,我怀疑乔布斯给库克托梦了)在一大堆不利消息当中载浮载沉,变得不那么耀眼。微软的成功率起码翻了两个跟头。不知道鲍尔默有没有后悔公开表态要退休。

北京海淀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兴仁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吉林治疗宫颈炎费用
长春哪家癫痫病医院治得好
贵阳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