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美国对中国军事技术公司的制裁开始放松0

发布时间:2019-12-04 01:14:50

>美国对中国军事技术公司的制裁开始放松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军情中心→中国军情资讯

美国对中国军事技术公司的制裁开始放松

时间: 00:00:00来源:东方作者:

>

东风-11导弹 图片来源:东方

《亚洲时报》15日刊发美国缅因州彼得·J·布朗的文章泄漏,2008年11月,美国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发布了一份关于“中国武器扩散政策及实践”有关的报告。与以往不同的是,该报告没有继续对中国武器出口指手画脚,相反“和颜悦色”地建议“美国国会催促美国行政部门增强其同中国之间的合作,共同加强武器技术出口控制计划合作,帮助中国提高实行这些计划的能力”。

文章同时提到,2008年6月,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管制办公室根据美国总统第13382号令,把中国长城工业公司与其美国分公司——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托兰斯的G.W.航空航天公司——从其”特定国家与禁止往来人员”黑名单中删除,结束了美国政府于2006年采取的一系列制裁与其他惩罚性措施。文章认为,美国此举等于间接向世界发出了美国已经改变其行事方式的信息,即美国承认并支持合理且可接受的分享涉及导弹与火箭技术的敏感信息的行动。文章还据此分析称,美国为了不在全球经济正在受到一系列巨大的冲击、中国财政影响复苏的情况下无事生非,所以美国暂时退让,调和乃至放缓了其反武器扩散行动的强度。

文章称,美国政府此前针对中国与中国长城工业公司出口武器所采取惩罚性措施并非首次。其曾依据1990年《导弹技术控制法》的规定,以“中国不遵守导弹及其技术控制制度(MTCR)的限制,向诸如伊朗、巴基斯坦与叙利亚等国出售导弹零部件与其他高科技商品”为由

,分别在1991年和1993年进行过相似的制裁行动。

文章援用美国防务信息研究中心副主任、空间安全专家特丽莎·赫金斯赫金斯的话说:“MTCR成员国认为,中国的导弹控制法效力太弱

,尽管中国有意在这方面有所作为,但考虑到其向伊朗、巴基斯坦、朝鲜与叙利亚等国转让导弹技术的情况,所以MTCR成员国仍然怀疑北京贯彻其现行法律规定的能力。”赫金斯还说,中国长城工业公司确切试图整理其行动,“(美国将其从黑名单中删除)显示出了中、美双方的诚意:中国解决问题的诚意与美国认可其成就的诚意。”

文章也引用美国财政部消息称,“为了防止未来与伊朗开展交易,中国长城工业公司要遵照严厉而完全的制度……中国就这些问题与美国展开了富有成效的对话,它扩大了国内出口管制程序(其中包括在公司内开展与防散布有关的训练及交流活动),还加强了公司内部的控制程序(其中包括强调公司不会同国际社会所认定存在散布危险的特定国家进行任何交易的政策)。

不过,文章也认为,美国将中国长城工业公司从其黑名单中删除的决定仍存变数,由于目前伊朗先进远程导弹的研究工作仍然在继续——11月初,美国总统大选结束仅几天后,伊朗便首次发射了其新型远程、固体燃料导弹——赛吉尔导弹。西方国防分析家正在密切关注赛吉尔导弹的近况,而且他们已在众多博客站上发表了详细的评论,其中一位德国评论员就表示“我认为,伊朗的新型二级固体推动剂导弹——赛吉尔导弹,很可能是在中国二级DF-11A导弹的变型弹M-9的基础上研制而成的。”

在这些评论中,文章还特别提到以色列国防顾问、导弹防御组织创始人鲁宾(UziRubin)的分析。鲁宾认为,除以新的二级导弹的设计为基础,伊朗的新型导弹还综合了先进的固体推进技术——赛吉尔导弹使用了大直径、固体推进技术,而这类技术需要制造精密的元件,而且还需要有复杂的检查程序。换句话说,最近已有人向伊朗出售或转让了专门的基础设施

,用于新导弹项目。这并不是伊朗人自己制造的。

鲁宾罗列出了全部具备生产先进固体推动剂导弹能力的国家:“中国肯定具有成为这样一个供应商的能力,俄罗斯、乌克兰、法国、德国、意大利、美国、巴西、巴基斯坦、印度以及以色列也具有这样的能力,但是唯独朝鲜不具有这1能力。你可以自己来选择,那个才是可能性最大的供应商。”文章称,鲁宾并不愿意特别指明中国或中国的那些企业为伊朗提供了固体推动技术,“不过,不难想象,中国最有可能向伊朗提供了技术,就像其向巴基斯提供沙欣Shaheen-1导弹的全套固体推进技术那样”。

文章指出,在中国长城工业公司被从黑名单中删除的一个月前,也就是2008年5月,美国国务院负责国际安全与不扩散事务的第一副助理国务卿帕特里夏·麦克纳尼在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会议之前,就曾证实过这一点:会上,一位委员非常直接地问道:“有关中国的武器扩散问题,您准备打多少分呢?”对此,麦克纳尼回答说:“我认为还不错。我想他们确切正在进步,但同时还有大量规模较小的参与者似乎还会继续散布行动并侥幸逃脱处罚。我们希望人们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执法方面,这是因为这类公司似乎有在中国出口管制法之外行动,把其产品投入市场的能力。这是我们真正应当集中精力与注意力的地方。”

麦克纳尼在委员会上也表露出自己的不安。“我们担心的是,中国防武器扩散措施的改善是公众注意力造成的,换句话说,是公众对奥运会或其任何鲜明的姿态的普遍关注的结果。不过,他们减少了与伊朗的交易。不像与朝鲜的交易那样多,或不允许其公司向伊朗出售零部件等诸如此类的事情。与此同时,他们像大多数政府那样,受到了来自创造就业机会、把商口推出国门、扩大出口的巨大压力。这确实需要政府坚定立场,减少那样的交易。这是一个挑战。他们认为,合法的防御武器不会受到制裁或不会被法律禁止,因此我们采取这些制裁措施就是过剩的。很明显,我们的观点不同。我们认为当你谈论向这样的国家出售武器时,明确自己的立场是非常重要的。不过,在这一方面,我们的意见往往不同。”

2008年11月,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发布了一份与“中国武器扩散政策及实践”有关的报告。其在报告中称:“为了预防武器技术的扩散,委员会建议美国国会催促美国行政部门增强其同中国之间的合作,加强出口控制与边界控制计划,提高中国官员实施这些计划的能力。”《亚洲时报》曾打算就此访问麦克纳尼,询问有关“其是否对这一简短的难以置信的建议觉得满意,或者其是否更愿意对此进行修正或修改”等问题。不过,美国国务院工作人员谢绝了《亚洲时报》的提问,称“我们目前不接受任何有关此事的采访,也不进行任何评论”。

文章认为,这是一个日益微妙的局势,尤其是现在美国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在结束对影响中美两国的经济问题进行最新一轮双边讨论——所谓的战略经济对话——结束后,刚刚从北北京回到美国。可能,为了不在全球经济正在受到一系列巨大的冲击、中国财政影响复苏的情况下无事生非,所以美国暂时让步,调和甚至放缓了其反武器散布行动。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上述意见不同寻常的柔和音调会使人们产生这样的看法。不过美国华盛顿国际评估与战略中心高级分析员里克·费舍尔认为,美国阻止中国的核及导弹技术扩散的政策,不能只凭某一个案例进行判断。

最后,文章指出,基于多种因素,中国长城工业公司正在进入一个新阶段,在此过程中,它会成为一个正直的参与者。不过,文章警告说,让中国在缺乏强力的反武器扩散压力的条件下继续前行可能会有些不太明智,这不合时宜的做法可能会把至今为止美国在这方面取得的成就全部抹杀掉。

无锡治疗盆腔炎方法
癫痫病治疗医院宁夏哪家好
阳信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西宁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新乐市社会保险职工医院预约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