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破碎命盘 第八十五章 少年郎君

发布时间:2020-01-16 19:21:03

破碎命盘 第八十五章 少年郎君

“哪个人?”有人听到了此话便问说话者。

“楚天歌。”

“楚天歌?”发问者听到这个名字后稍加思索后,惊异道,“难道是三百年前随神风大战整个武门的那个强者?”

“不错。”

两人的对话也逐渐在席间传开,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蓝庄主的夫人病入膏肓,席间的人再联系曾听闻过的传说,也终于明白了蓝诚是借宴席之名请那位高人。

当议论声传到凌九天这边时,蓝阙颇有些歉意,对凌九天说道:“家母身患重病,沉疴难愈,家父无奈才出此之策。他日必定会在武门会晤上给武门同道一个解释。”

凌九天微微点头,心中的疑惑也得以解开,风乂山庄身为武门大派,今日广邀世间豪杰异士不是武门门派的一贯风格。不过若是为了爱妻而做的话,倒也可以理解。

蓝诚见席间宾客多有议论,站起举杯对众人道:“今日犬子满月之期,各位能拨冗光临寒舍,蓝某实感荣幸之至。”随即仰头一口饮尽,而后又引了两杯,说道,“在下先自罚三杯,先干为敬,酒菜不美照顾不周处,还请各位海涵。”

席上众宾客见蓝诚姿态放得极低,心下也了然,这蓝庄主为了救妻子,倒也是至情至性。更何况蓝诚身为武门大派掌门,自降身份先行自罚三杯,已经算是对宾客道了声歉。退一步说,今日蓝诚为宾客摆下的宴席已经比帝王大宴群臣的派头还足,无论是哪个宾客到此,蓝诚也一一亲自接待,主人已经做到了这个份上,他们客人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在场的众人都是人情练达之辈,见蓝诚已经饮尽杯中酒水,也都纷纷起立举杯。

“蓝庄主说哪里话,我们受蓝庄主盛情邀请,又极是景仰蓝庄主的为人,岂有不来之理?哈哈哈……”乔枫手提一个酒坛狂饮一口朗声说道,“我代大溏子民向风乂山庄道声谢。风乂山庄默默为大溏做了许多有利百姓之事,是我们武林人士的榜样,乔某有幸得见蓝庄主,心中欢快非常,先饮为敬!”

说罢乔枫拎着酒坛牛饮起来。

“蓝某也甚是钦佩乔帮主的为人,雁门关外于千万军中单枪匹马取大獠上将首级,真不愧是天地男儿。干!”蓝诚也弃了手中的酒杯,提起一坛烈酒与乔枫对饮。

席上众宾客见乔枫在蓝诚面前也不改豪爽本色,没有半分妄自菲薄,豪气干云,大侠气质,也都暗自称赞,此人真性情也。同时也为蓝诚不拘身份坦诚相对的气度折服。

“这两人若都是肄武者,那必定会是义结金兰的兄弟。”有人说道。

“是啊,乔枫率丐帮屡次捣毁西厦侵略大溏的阴谋,又阻止大獠之兵南下,为大溏免去许多外患。而蓝庄主一直以来也以磨练弟子的名义,让门下弟子徒手去贫困之地修栈道,到危险处去开采矿业,发现了矿脉便指引宅心仁厚之人去经营,使之仁且劳而富,富又兼济一方百姓。这许多年来风乂山庄解决了大溏的一些内忧,虽说有为两百年前补过的意味,但所做之事无可厚非。若不是身份的差别,说不定这二人会成为倾心相交,患难与共的义气兄弟。”

“可惜,乔枫虽武学天资过人,实战能力绝巅,却不能成为武门弟子。否则在凶兽魔族大战中必能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

一坛饮尽,蓝诚道:“我观乔帮主虽然神态威武声若洪钟,但胸腹中似乎有隐隐的阻滞,想必是连年战斗留下的暗伤作祟。今日你我一见如故,我就帮乔帮主一把,驱逐体内的暗伤。”

说罢蓝诚十指连弹,一道道真气如音速般冲入了乔枫体内。

真气入体,乔枫立时感觉一股轻柔而暖的真气在体内的经络中游走,不多时经脉中的一些因旧伤难以贯通处都变得豁然起来。

“多谢蓝庄主。”乔枫对着蓝诚行了谢礼。

“不必。”蓝诚笑道。

周畅所坐的桌席与方才议论乔枫与蓝诚的几人离得较近,看这几人对蓝诚甚是崇敬的神色,周畅心中一阵不快,他在流月山也像蓝诚这样,施舍乞丐,帮助困苦之人,可在流月山他想找个美貌点的女人都不能,今日来人也没有一个主动过来与他打招呼的,尽是夸赞蓝诚如何如何好。

“蓝诚请你们来只是当个陪衬,根本是无心宴请,你们一个个还腆着脸夸他,真是人贱无救。我也做善事,凭什么比不上蓝诚。”周畅吃了不少雪蛤,又饮了多种酒水,不觉间有些上头,心中不快,暗暗骂道。

酒过三巡,中央酒桌上的酒香果真是喷香三巷,席间一些酒客酒鬼入鼻便知此酒真如人间甘露,顿觉入口液体寡淡如水。

周畅也闻到了酒香,眼睛不住地看向中央的桌席,脑袋有些昏沉,他越想越不舒服。

“砰!”

一声拍桌声响震惊四座,众位宾客的眼光都汇集到了周畅那里。

周畅面色微红,眼里已有了三分醉意,说道:“蓝庄主,你这分明是看我等不起啊,为何同是宾客,中央那桌空无一人却美酒佳肴,单论酒来说便有云壤之别,难道在庄主眼中,我等是如此的不堪吗?还不如空气金贵?”周畅手指中央酒桌讽道。

此言甫出,酒席间各人都有些惊愕,此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当众令人难堪。

也有一些人微皱眉头,这人没有半分酒品,不值深交。

蓝诚脸上也浮过一丝尴尬,正欲开口。

但不知何处的一声惊咦,将众人目光吸引过去,众人顺着此人的目光看去,只见中央的那桌酒席上一身米色长袍的少年郎君正在自顾自地饮酒。

在场的众人无不震动,此人什么时候出现的。

所有人的眼光都逼视着这位“不速之客”,席间众人有不少是武门与道系高手,而此人却能在众目睽睽下突然现身,却无一人事先察觉。

蓝诚也对这个少年郎君的突兀出现感到惊愕,旋即他的脸上浮现出了喜色,他要请的人真的到了吗?

凌九天面色凝重地看着大厅中央,此人虽然是十八九岁的模样,但凌九天出自本能的察觉,认为这名少年郎君绝对不简单。因为远远地看着这个少年郎君,凌九天竟然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威压!

席间也有不少掌门级别的武人强者,但是这些强者越看那个少年郎君,便越感到心惊,以致于到后来没有一个人敢出声。

这个人的相貌与他的内在完全不符。这是许多武人强者的心语。

厅堂内一片寂寂无声。

方才说桌边空无一人的周畅更是惊诧,他一扭脸的功夫,怎么就多了一个人。

酒意上脑,周畅向那少年郎君问道:“你是谁?”

少年郎君仍自斟自饮,仿若没听见任何声音一般。周畅见此人并不答话,面色上又添几分愠怒。右手一扬,一股真气冲那少年郎君袭去。

蓝诚先前刚见少年郎君时心中喜不自胜,但目光停留在他身上须臾后竟然也隐隐有一种本能的恐惧,因此才出现了片刻的呆滞。

他只听师父说过传说中的那位高人医术高超,难道说此人连修为都一样卓越?

就是这一呆滞周畅已经直接动起手了。

蓝诚急忙道:“且慢……”

话未落音,那少年郎君见真气袭来躲也不躲,亦不招架,反是任由真气穿体而过,随后起身霎时间便到了周畅面前,速度之快让众人始料未及。

少年郎君一把握住周畅的脖颈,将其提了起来,像抓住一只鸡仔一样。冷漠的眼中射出冰冷的杀意。

在场的众宾客登时愣了,这难道要在风乂山庄杀人吗?且不说风乂山庄是武门名门大派,就算是周畅略有得罪也罪不至死,再者这少年郎君真的要杀一个在籍的武门弟子吗?若是这样的话,在场的所有武门中人都会立刻与之为敌。

蓝诚见状不妙,立刻纵身喝道:“阁下且慢!”

前者身子尚在半空,少年郎君一个扭头,一阵疾风便冲向蓝诚,直直将蓝诚逼向门前石柱上。

蓝诚前胸被一股至刚至猛的真气轰中后背又猛地遭受撞击,猝不及防下体内气血顿时一乱,喉间一甜,一口血雾喷出。

众人一见如此情形,可以说震惊万分,蓝诚在武门掌门一辈中可是修为名列前茅的存在,竟然不是这个少年郎君的一合之将。

震惊之余这些宾客又不免生出愤怒,蓝诚无论如何都是对他们以主人之礼,美酒佳肴相待,如今主人家被人重伤,他们岂能接着坐下去。

于是乎这些宾客一个个都站了起来,有呛啷拔兵器的,有暗暗运气的,有手指捏诀的。

凌九天见蓝诚被少年郎君重伤在地,也站起身来,体内澎湃的真气运转起来,时刻准备对敌,看样子蓝诚今日是请错人了。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石家庄九州皮肤病医院预约专家号
不孕不育的治疗费用
哈尔滨治疗龟头炎费用
汕头专业的看妇科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