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银商之争暴露中国零售业盈利模式软肋联商

发布时间:2019-10-09 20:06:06

“银商之争”暴露中国零售业盈利模式软肋联商

1949年,美国纽约,一位百货业名人和一位金融家在一次用餐后发现身上忘带现金,金融家不得不打请妻子带钱来付账。倍感难堪的金融家发誓,“决不能让这种事情再发生”。于是,二人成立了世界上第一家 信用卡公司。这样,像他们这些阔佬们就不用随身带现金结账了。 他们没有想到,信用卡会在以后的日子里逐渐改变了人们的支付习惯,而且风靡美国乃至全球;他们更没有想到这些小小的塑料片,也会制造出银行和商家之间的麻烦。 银商之争 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国银联”)是中国此番银商之争的主角之一。 成立于2002年3月的中国银联的注册资本为16.5亿元人民币,由工、农、中、建、交五大银行等80多家国内金融机构共同发起设立。设立中国银联的目的是要建立和运营全国银行卡跨行信息交换络,实现银行卡全国范围内的联通用,减少各银行刷卡终端重复建设造成的浪费。 银联卡也让零售商们得到了实惠。“现在没有那个女士愿意捧着一把钱到百货店购买钻石首饰。”一位零售商说,“不用掏现金,大大增加了顾客的购物欲望。”到2003年一季度,全国各金融机构发卡量累计达5.3亿张,大中型商场90%以上都建立了POS系统。 但矛盾也随着信用卡业务的快速增长出现。 在2004年2月27日,深圳市零售商行业协会却代表全体会员向中国银联深圳分公司送达《关于要求降低刷卡消费结算手续费标准的函》,并进行首次交涉,该函同时抄送人民银行深圳支行及深圳市贸工局。所涉及的40多家零售商,希望从6月1日开始将其刷卡消费手续费率在原有基础上降低0.5个百分点,即原来的1%降为0.5%,原来的1.5%降为1%。 据深圳市零售协会提供的数字,初步统计的42家零售企业显示,2002年合计刷卡消费额为9.68亿元,交纳手续费969万元,而2003年则大幅上升为46.69亿元,比上年增长382%,是全市刷卡消费额平均增幅的2.83倍,交给银联的手续费高达4659万元,是上年的4.82倍。“而总体销售额并没有获得同样速度增长,手续费吞噬了我们很大一块利润。”深圳一家零售企业的负责人表示。 尽管代表着零售商利益的深圳市行业协会经过多方努力,但没有获得任何进展,于是,深圳部分零售商拒绝刷卡两天。很快,这场声势浩大的银商之争便波及到重庆、上海、广州、南京等地。 此事件也引起了中国商业联合会的关注,并于6月9日给中央四部委发出《关于建议尽快协调商银矛盾,下调刷卡收费标准致国家发改委、商务部、中国银监会、中国人民银行的公开信》,同时,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也出现在媒体面前,为这些零售企业呼吁。 《财经时报》了解到,目前金融监管部门对此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有专家指出,由于目前国内一些国有银行和商业银行正处在股份制改造和上市的关键阶段,由经营信用卡带来的利润不会轻易让予商家。因此,零售商与银联谈判的筹码也将大打折扣。 中国银联在2004年年初结束的董事会显示,2003年共实现跨行交易12亿笔,交易金额3805亿元,分别比2002年增长90%和112%,是2001年的3.8倍和4.1倍,成立不到两年的中国银联,实现扭亏为盈。 零售业盈利模式软肋 尽管信用卡在人们生活中日渐扮演着重要角色,但零售商与信用卡之间的关系历来十分紧张。即使是世界500强老大沃尔玛,也曾在1996年就刷卡费率问题起诉过信用卡巨头维萨和万事达公司,并在那年2月将万事达驱除出沃尔玛。在刷卡消费逐渐上涨的中国,零售商和中国银联之间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在现行的金融管理体制下,中国银联成为零售商施行刷卡消费选择的惟一对象。因此,零售商们归结此番银商之争的根源,是来自于中国银联的垄断,一致的声音是“刷卡费率太高”! 但银联方面称,几年间,银联已将刷卡交易手续费费率从3%左右降低到现在的1%左右。根据有关数据,按家电专卖、超级市场、百货商店三类比较,上海刷卡手续费率为0.6%、0.5%-0.8%、0.9%。而日本、香港、新加坡三地银行卡刷卡手续费率平均为3%-4%、1.8%、2%。 万事达卡国际组织亚太区总裁薛嘉乐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是目前世界上现金流通量最大的国家,现金交易占交易总额的50%以上,而美国的现金交易比例仅为8%。国际上银行对商户收取刷卡费率大致为2%到3%,中国已明显低于国际标准。 零售专家分析认为,此番银商之争更加暴露出中国零售商盈利模式的脆弱性。 以超市业态为例,中国最大的超市连锁企业上海联华超市(0980,HK),去年的净利率为1.5%,而国内的平均净利率为1%,但沃尔玛去年的净利率则高达3.3%。 而支撑沃尔玛如此高利润运转的,是高效的物流配送络和供应链管理手段。但目前中国本土零售业的物流配送才刚刚起步,仅有联华超市和华联超市等建立了有规模的配送中心。 与同在中国本土经营的国际零售巨头相比,中国的零售企业的表现依然差强人意。据华夏证券高级行业分析师袁建军测算,2003年家乐福在中国的息税前利润为4.7%,净利润率在3%以上,其每平方米的销售额能达到3万元人民币,而中国本土企业只有两万元左右。 “中国零售业发展并没有从管理上下功夫,还体现在打低级的价格战上。”一位零售专家指出。2002年年底,广州商家的价格战打得十分离谱。据当地媒体报道,在广州,“百佳”与“万佳”两家超市的鸡蛋已经卖到0.1元一斤、烤鸡0.8元一只,以牺牲商业利润来换取现金收入。 价格战加剧零售商向上游供应商收取进店费、促销费和培训费等“通道利润”,并利用“账期”来占用供应商资金维持企业的运转。随着连锁门店的不断扩张,这块利润已经越滚越大,而靠销售商品获得的收益比例却在缩小。据天津市某着名大型超市高层称,2002年该超市赢利4000多万元,而从供货商那里收取的各种费用就有1个多亿。 显然,在产业链终端零售业形成的利润挤压,已经不仅向上游影响到制造业,也开始与金融业形成摩擦。一个成熟的市场一定会是有维持企业正常运转的合理利润空间,否则产业的链条就会发生损伤。仅以维护消费者利益之说来迫使某一方做出利益退让,只能是一种似是而非,一相情愿的说辞。(财经时报 陈海保)

盘锦治疗牛皮癣费用
玉林治疗宫颈炎费用
淮北治疗早泄医院
盘锦治疗牛皮癣医院
玉林治疗宫颈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